归侨故事:谢美莲 “祖国母亲我爱你!”

和平日报, 2021年2月16日,喜迎建国七十周年之际,我和全国亿万人民一样,满怀喜悦,欢欣鼓舞;对我来说,还有一个特别的意义:2019年也是我回国六十周年的纪念。
当年,我抱着参加伟大的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初心回国。六十年来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坚持了这个初心,时时刻刻用这个初心来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担当祖国交给的一切任务;而今我已经到了耄耋之年,回首往事,我为自己选定的初心感到自豪和骄傲,深感到自己选择的人生路是正确的,因此我愿借此机会和大家分享我的部分生活浪花。
我出生在印尼邦加岛槟港市,从小在槟港华校读书,高中转到雅加达“华中”读,上高三时有幸受教于德高望重的著名华侨教育家张国基老师,他是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课老师。张老师平易近人,教书育人,经常鼓励我们要好好读书珍惜前途,做一位有远大理想的好青年。很多学生接受他的教导,纷纷抛弃所谓暂时的富裕海外生活,踏上建设祖国的光明大道,我也是其中的一位。
五十年代,正值我青春芳华,血气方刚的中学时代,进步思想的陶冶,使我深深地爱上了祖国。新中国日新月异成就的感召,加之华侨寄身海外无地位,促使我确立了回到祖国,献身社会主义壮丽事业的意愿。
1958年六月我高中毕业时,回到家里把我要回国上学的愿望告诉父母,父母担心我一人回国,无人照顾;再则家里的运输公司正缺人管理,需要我在身边照料家业和年迈父母的生活,坚决不让我走。
然而,这没能阻挡我的爱国心,我从学校回到家里的八个月,守着父母讲自己爱祖国的火热心情,谈建设祖国的远大抱负,回忆父亲离乡背井漂泊到南洋谋生的辛酸往事,终于说服了双亲,使双亲都支持我的回国行动。
父母看我回国的决心铁定,又说我堂哥要在雅加达开办搪瓷厂要由我来掌管。我说没兴趣。经我八个多月不间断地做工作,讲建设祖国的伟大意义,祖国强大也是华侨的靠山,父母勉强同意,但是给我办的却是能在12个月内返回印尼探亲的“双程护照”。1959年4月我终于登上“芝利华”邮轮回国了。
我满怀豪情壮志,斗风搏浪七昼夜,终于胜利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在香港靠岸,经香港到深圳。一踏上国土深圳,看到五星红旗迎风招展,亲人们处处笑脸相迎,上前问长问短,抢着帮我提行李,又听到广播里洋溢着亲切的问候:“同胞们,辛苦了,祖国欢迎你们!” 一股暖流温暖全身,我深为祖国的温暖,人民的亲热所激动,兴奋的泪水“哗”地一下涌出眼眶。“真是社会主义好啊!”我情不自禁地为自己选择了一条献身之道而高兴、庆幸。
经过海关检查行李后我们根据自己选择的补习学校,各奔前程。我们十几位同学一起和北京补校的老师搭乘火车到北京补校,很快就编班上课,每天都过着紧张有序的学习生活。大约在六七月份北京市委宣传部组织我们归侨学生到东北重工业基地参观学习。
回来后对我们刚回国的归侨学生帮助很大,思想觉悟提高很多。看到自己国家生产的解放牌的汽车和红旗牌轿车非常感动,还有万顿远洋货轮就在眼前,我们赶紧走过去合影留念。祖国前途光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定会强盛起来,不会被当时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的困难所吓倒。
经过补校学习,我于次年考上大学。经过五年大学学习生活,我于1965年从北京矿业学院毕业了。毕业分配时,校领导考虑到我有因印尼非常事件而回国的弟妹在北京读书,有意留我在北京工作。但我坚决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生产一线去,就离开北京,满怀建设祖国的革命热情,奔赴江苏省徐州矿务局韩桥煤矿去工作。
进入七十年代父母的家业不断发展,经常写信叫我回家,由于我的弟妹分别于1973年和1979年先后都申请回印尼了,国内只剩下我一人,父母要我回去的心更加迫切。于是我72岁的母亲不顾体弱多病,在妹妹,弟媳陪同下于1980年9月到广州华侨新村来看我。“现在家业更大了,分成两地缺人管理;父母年迈也需要照顾,再说你一家在国内我也不放心,还是回去吧!”我望着年迈的母亲,心头一酸,仿佛感到我没尽到做儿女的责任,但是一想到祖国大家庭需要更多的儿女来建设,我的心就平静下来。我一边把拨乱反正后国家出现的大好形势讲给她听,一边把党和政府对归侨特殊照顾的政策讲给她听,让母亲放心;将来祖国强大了海外侨胞腰杆就硬了,再不受人欺侮。母亲听我说的在理,不再强求我回去,便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又过了几年,到1985年8月,我80岁高龄的父亲由于思念阔别52年的故土,和想来看望我这一家,便独自一人从印尼雅加达乘飞机到香港,再由香港到南京,由南京改乘火车到徐州。在南京期间受到江苏省侨联的热情欢迎,特派专车游览中山陵、玄武湖、雨花台烈士陵园、长江大桥等。在桥头堡照相时我父亲不断大声说:“太雄伟太壮观了!”。
第二天我们就乘火车到徐州,车刚停下来就看到我矿务局,矿领导上车来搀扶我父亲过天桥到出站口,便直奔早已等候的专车里,坐好车就开了。不久便到韩桥矿下车,放好行李,正值中午,我们带着父亲到食堂的餐厅,一股香喷喷的高等美味佳肴在为我父亲接风洗尘,我父亲感动地连连点头说:“祖国没有忘记海外游子。”为了让父亲多游览名胜古迹,派专车并有摄影师、医生陪同到山东曲阜参观孔庙和孔林,还到徐州淮海纪念塔、云龙山等参观,听说矿文化宫修建得很好,便在那里拍了一些“合家欢”照片。

努力工作   实现愿望

我在韩桥矿科研室工作,负责全矿的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任务。围绕提高煤炭产量,大搞技术革新。有一年全局推广清扫矿车的清车器制造技术,应技术革新小组的要求,说要到临近的矿去参观学习,我就带他们骑自行车去,来回行程三十里。为了早日完成任务不顾天气寒冷,手冻麻了,脸冻青了,在露天场上对着清车器画草图量尺寸,手冻得握不住笔也要坚持画完图才休息。回到矿里,连夜把清车器的施工设计图画出来交到制造车间去施工。由于大家干劲足,很快就把一台清车器制造出来,经过试运转每天能清扫50辆矿车,节煤三十吨,效率比人工提高二十多倍。
经几年的努力我和矿上老技术人员一起搞滚筒割煤机的改造,就滚筒的割刀被打断的问题作了讨论,找出问题。我分析割刀的受力情况,演算割刀的刀把截面不够大,引起断刀事故频繁。在市场钢铁短缺时,我矿有炼铁炉生产厂,如果能搞台炼钢炉就配套了,因此就造了一台小型练钢炉,经一段试生产,钢的质量达不到标准就下台了。还搞上点火煤球(烟煤做成无烟煤)等等 。
我不仅积极革新,还十分重视总结革新经验。1979年下半年,韩桥矿洗运科革新成功洗煤机。这一重大成果引起省煤管局和本局科研部门的重视,要求整理成材料上报评奖,刊入科技材料汇编。我主动承担了这项任务。为了搞好材料,我亲临现场了解情况,请有关同志座谈讨论,到图书馆、资料室、借阅资料。自己忙不过来,请爱人帮助。经过三天三夜的忘我工作,终于在一天凌晨四点钟脱稿,又不顾休息,送到徐州参加评比,获得二等奖。
我在韩桥矿工作二十年,经历了生活上、工作中各种困难的考验和磨练,使自己变得更坚强,不怕苦和累,认真努力工作,尊敬师长,和工人师傅打成一片,把上级领导安排的工作抓紧完成,领导满意,自己开心。在我做出一点成绩时,领导都会看在眼里,给了我很多荣誉,如1980年出席贾汪区第三届人大代表,后来第四届也参加了。1981年4月出席徐州市人大会议;1983年12月出席徐州市政协第八届委员会;1988年出席徐州市政协第九届委员会;1993年1月出席徐州市矿区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还出席江苏省第三次、第四次侨代会;当过江苏省侨联委员;1981年12月徐州市第一次、第二次侨代会当选侨联常委。其他如徐州市的妇代会;工代会等都出席过。2006年9月我获得全国侨联发给从事侨联工作二十年以上的证书。2010年12月获由厦门市侨联、厦门《鹭风报》社颁发的《鹭风报》“照片里的故事”征文活动中最具人气奖的荣誉证书。2011年11月获江苏省徐州市侨联授予刻名“谢美莲”,写有“心系桑梓奉献奖”和“侨联工作荣誉奖”的水晶奖杯。
徐州矿务局是百年老矿,百里煤田,14对矿井、12万职工,是全国五百强企业、和中国煤炭百强企业。由于形势需要,局领导准备成立局侨联组织,把我从韩桥矿调到局机关负责局侨联的筹建工作。经过一段准备工作,于1987年3月24日成立了矿务局归侨侨眷联合会。我们很荣幸得到94岁高龄的全国侨联主席张国基的题词:“团结归侨侨眷,作好开放引进桥梁,期为建设四化贡献力量。” 在他的题词精神鼓舞下,我局侨联工作做出一点成绩,受到江苏省侨联、徐州市侨办、侨联的好评,并给予“爱国奉献 ”奖牌的表彰鼓励。
在技术职称方面,我早在1981年5月就获得国务院科技干部局授予的工程师证书。1992年12月获得高级工程师证书并延长工作到60岁退休。退休后我经常到厦门女儿家住,到2005年6月我的户口就迁到厦门来了。我自然成了厦门印联会成员。
2017年9月3日-5日 金砖第九次会议在厦门召开,习近平主席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习主席重要讲话极大鼓舞我市干部群众,习主席还点赞厦门是:风景怡人的鹭岛,开放合作的门户,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等等。我能成为厦门的一员倍感荣幸和骄傲。
在国外探亲宣传爱国思想
由于我在国外有很多亲友,因此我会经常出国出境去探望他们。在1993年10月,我第二次到印尼探亲时,遇到我大学的母校“北京矿院”的老师,他们正好到印尼办理技术转让的谈判,老师有意想聘请我为他们谈判的第二翻译(印尼语翻译),我不好推辞,就和老师们一起到印尼南苏门答腊的印尼国营煤矿去参加谈判。经过一周的会议,终于谈判结束,我们的老师成功把“上燃式型煤”的技术转让给了印尼国营煤矿。通过谈判也看到我们国家各行各业的技术,已经达到比较先进的水平,都可以出国来转让技术了。
有一次在餐厅用餐时,有一位做煤矿生意的印尼华人老板主动接近我们,了解我们煤矿的先进设备、先进技术,以防日后有用到之处,好跟我们联系。
在2006年到2012年间,我三次到加拿大多伦多探亲,小儿子因工作忙,无暇照料孩子,我每次去都会呆上一整年才回国。在多伦多,我经常带孙子去幼儿园学前班去玩或者学习,见到老外的机会较多,他们都会很客气地打招呼,甚至用中文说“你好”。有一次在幼儿园玩时突然听说“有个联欢会,家长们都要轮流唱首歌或者跳舞,”当轮到我唱歌时,我就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和《北京的金山上》,有个家长还跳起舞来了,获得满堂的掌声。我觉得只要用心,不论到哪里,都可以宣传爱国思想、唱爱国的歌。
2012年9月,应印尼雅加达邦加槟中校友会总主席凌先生的邀请,我参加了“槟中校友会”成立大会,受聘为辅导团委员。成立槟中校友会的宗旨是办三语学校,我觉得办学是关系到千秋万代子孙的大事,因此我很欣赏他们的做法,故一连两次参加他们的会议,同时也可以回家探望自家的兄弟。
以服务侨友为宗旨的厦门市印尼归侨联谊会,丰富多彩的活动载体,为传承印侨文化,展印尼侨友风采,丰富归侨生活搭建平台。在厦门印联会我参加的活动部
在厦门印联会的活动剪影:
(1) 厦门邦加校友会成立十周年庆座谈会
(2) 思明三组团拜会为《会讯》投稿积极分子颁奖
(3) 每年元旦联欢会歌咏队合唱表演
(4) 思明三组2018年新春团拜暨祝寿活动
(5) 纪念回国50周年座谈会
 
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我的三个子女都大学毕业了,各自成家立业,都是单位的骨干。我的四个内外孙子孙女,有的在国内上大学、读高中,也有的在加拿大读书,个个成绩优秀,兴趣爱好广泛。我自己有退休金和医保,生活无忧无虑,正在奔小康路上安享晚年。
值此举国欢庆祖国母亲70华诞之际,我衷心地祝愿祖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早日成为世界强国之列。祖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雨林编辑,来源:厦门印联会,谢美莲字于 2019年8月)
,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